1624,顏思齊與大航海時代

1624,顏思齊與大航海時代
定價:380
NT $ 342
  • 作者:楊渡
  • 出版社:南方家園
  • 出版日期:2019-06-03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10:9869772218
  • ISBN13:9789869772211
  • 裝訂:平裝 / 272頁 / 14.8 x 21 x 1.36 cm / 普通級 / 部份全彩 / 初版
網路書店 類別 折扣 價格
  1. 新書
    9
    $342

1624,顏思齊與大航海時代

 

內容簡介

  1624年,鄭成功在日本平戶出生、顏思齊帶領眾家兄弟赴台灣、荷蘭從彭湖撤退到台灣建造堡壘……大航海時代的風暴彷彿把英雄豪傑齊聚到台灣,目光投向廣闊的海域,把台灣、日本、中國等亞洲國家,捲入暴風圈之中。

  顏思齊,作為個福建漳州青礁的子弟,因殺官宦之僕,逃到日本平戶。1624年因結合志士,反抗慕府壓迫,流亡台灣,於魍港上岸,建十寨,成開台基地。那是大航海時代伊始,一切海洋秩序尚未建立,海洋世界還沒有國際公法,沒有規則,沒有海觀念的時代,他如何在這個海洋爭霸的時代生存?

  1624年,荷蘭在紐約建立一個貿易站,開啟了如今世界第一大都會紐約的歷史。
  這一年,世界的版圖已經改變。台灣的故事,才剛剛開始。
  這是一個人,一群兄弟,一個大時代,兩種文明衝擊的故事。

本書特色

  ◆1624是台灣的轉捩點,是英雄與海盜、東西文明交會的瞬間,台灣的全球化命運,自此開啟。
  ◆繼《有溫度的台灣史》之後,另一部書寫台灣起始之作
  ◆特別收錄1670年荷版《第二、第三次荷蘭東印度公司使節出訪大清帝國紀聞》珍貴彩圖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楊渡


  詩人、作家。喜歡旅行、閱讀、電影和足球。最喜歡的地方,是新疆和阿爾卑斯山。大山大水,以及無盡的沙漠。最喜歡的電影是《直到世界的盡頭》。

  生於台中農村家庭,寫過詩、散文,編過雜誌,曾任《中國時報》副總主筆、《中時晚報》總主筆、輔仁大學講師、中華文化總會秘書長,主持過專題報導電視節目「台灣思想起」、「與世界共舞」等。

  著有詩集《南方》、《刺客的歌:楊渡長詩選》、《下一個世紀的星辰》;散文集《三兩個朋友》、《飄流萬里》;報導文學《民間的力量》、《強控制解體》、《世紀末透視中國》、《激動一九四五》、《紅雲:嚴秀峰傳》、《簡吉:台灣農民運動史詩》、《帶著小提琴的革命家—簡吉和台灣農民運動》;長篇紀實文學《水田裡的媽媽》;短篇小說集《九天九夜》;戲劇研究《日據時期台灣新劇運動》以及歷史紀實《有溫度的台灣史》等十餘種。
 
 

目錄

序曲
一, 從魍港出發
二, 勇者的血脈
三, 海上風雲
四, 平戶時代
五, 1624,風雲交會台灣
六, 顏之死與龍崛起
七, 全球化首部曲
致謝
年表
 

序曲

  1624年1月3日,居住在日本平戶的泉州大商人李旦,趁著東北季風,發出了一艘商船,開往台灣。這是他取得御朱印狀特許,可以進行海外貿易,要到台灣和荷蘭、福建的商船,進行中轉貿易。

  2月,當福建的媽祖廟還繚繞傳統春節的祝福香火,歡歡喜喜過新年的時候,幾十艘的福建水師已經悄悄出發,攻占了澎湖邊緣的小島,準備逐步包圍占據澎湖一年多的荷蘭人,將他們驅逐趕到大員。

  春天的時候,在平戶開裁縫店兼布莊十二年的漳州人顏思齊和幾十個福建來的船商結拜兄弟,他們奉他為老大,因為不滿日本人對中國船商的諸多限制,正在著手計畫起事,攻占平戶港,變成日本的一股武裝勢力,準備「奪人之國」。

  3月4日,李旦到了台灣,卻聽到福建軍方扣押手下許心素的兒子,要求他出面協調,去說服荷蘭人撤退到大員。他只得來回穿梭。

  6月間,澎湖的荷蘭人發現逐步被福建軍隊包圍,只剩下主要基地馬公,感到大事不妙,向東印度公司巴達維亞總部求援,請示是否撤退。

  8月18日,巴達維亞總部開會,決定撤退到台灣。他們開始拆除澎湖的堡壘,將所有軍事基礎設施轉移。船隊忙碌的在澎湖大員之間穿梭。

  8月27日,鄭芝龍的日本妻子田川氏在海邊撿貝殼的時候,腹中突然陣痛。懷胎十月的母親,扶海邊的一塊大石,生下了一個兒子。鄭芝龍高興的幫他取名鄭森。過了幾天,顏思齊來看他,他正抱著小嬰兒在榻榻米上逗著。顏思齊要他通知所有兄弟,準備幾天後起事。不料,事情敗露。他的丈人來報訊:官兵要抓人了,趕快跑。他立即趕去通知顏思齊和眾兄弟,幾百人從各處趕來上船,火速駛出外海。在茫茫大海中,有人提議回舟山群島,但有人建議:回到那裡人都散了,不如到台灣去。大隊人馬轉進台灣,建設十個寨子,做長駐經營的打算。

  11月,剛到台灣的荷蘭人向李旦和顏思齊租船去澎湖,想取回轉到那裡的信。12月,荷蘭就向顏思齊發出正式邀約,一起入夥,出海打劫馬尼拉到月港之間的商船。荷蘭人要澈底破壞西班牙人和中國的貿易。因為,荷蘭為了獨立和西班牙展開數十年的戰爭。顏思齊派出部下,展開他的海盜生涯,其中,年輕英勇的鄭芝龍成為這一群海盜的領航人。

  1624年,彷彿所有天下英雄豪傑都齊聚到了台灣。他們的目光投向廣闊的海域。那是西班牙、葡萄牙、英國都同時來臨,群雄爭霸的海域。

  1624年,大航海時代的風暴從歐洲吹動起來,越過大西洋、印度洋、太平洋,把台灣、日本、中國、亞洲國家,一起捲到暴風圈之中。

  這一年,繼多次發布天主教禁教令之後,日本幕府開始禁止西班牙人登陸。
  這一年,荷蘭在紐約建立一個貿易站,開啟如今世界第一大都會紐約的歷史。
  這一年世界的版圖已經改變。而台灣的命運故事,才剛剛開始。
  在暴風圈中,一個漳州青礁村出身的孩子──顏思齊和他的兄弟,是如何走出來,迎向風暴,迎戰海洋文明的衝擊?
  這是一個人,一群兄弟,一個大時代,兩種文明衝擊的故事。
 

內容連載

二,勇者的血脈
 
1602年,荷蘭的船隊在聖赫勒拿島附近,俘虜了一艘葡萄牙的大船聖伊阿戈號(San Iago),船上滿載中國的絲綢、瓷器、漆器。荷蘭東印度公司才剛在這一年的3月20日宣告成立,這一艘船是第一個戰利品。
 
這些貨品都來自中國剛開放不久的一個小港口──福建月港。這將澈底改變月港和中國的命運,更影響了一個年輕人,而那個年輕人將會改變台灣的命運。
 
 1. 青礁世家
 
「台灣固海上荒島,我先民入而拓之,以長育子姓,至於今是賴。故自開闢以來,我族我宗之衣食於茲者,不知其幾何年。而史文零落,碩德無聞,余甚憾之。」
 
這是連橫在《台灣通史》〈顏鄭列傳〉的深深感嘆。
 
為了寫台灣史,他曾踏查台灣各地,在「田夫故老」的口中,聽到顏思齊、鄭芝龍的故事,也曾看過顏思齊的墓,卻只能望著「墓門已圯」,心中長嘆。他對台灣缺乏開拓歷史,缺乏斯土斯民的生命記憶,英雄人物只能流傳於民間,深感遺憾,是以《台灣通史》的列傳,即以顏思齊為開篇第一章,稱譽為「手拓台灣之壯士」。在連橫的心中,自有非凡的意義。
 
然而對顏思齊的身世,他卻寫得非常簡短:
 
「思齊,福建海澄人,字振泉。雄健,精武藝。遭宦家之辱,憤殺其僕,逃日本為縫工。數年,家漸富,仗義疏財,眾信倚之。
 
天啟四年夏,華船多至長崎貿易,有船主楊天生亦福建晉江人,桀黠多智,與思齊相友善。當是時,德川幕府秉政,文恬武嬉;思齊謀起事,天生助之。游說李德、洪陞、陳衷紀、鄭芝龍等二十有六人,皆豪士也。六月望日,會於思齊所,禮告皇天后土,以次為兄弟。芝龍最少,年十八,材略過人,思齊重之。
 
芝龍南安石井人,少名一官,字飛黃。父紹祖,為泉州太守葉善繼吏。芝龍方十歲,常戲投石子,誤中太守額。太守擒治之,見其狀貌,笑而釋焉。居無何,落魄之日本,娶平戶士人女田川氏,生成功。
 
思齊既謀起事,事洩,幕吏將捕之,各駕船逃。及出海,皇皇無所之。衷紀進曰:『吾聞台灣為海上荒島,勢控東南,地肥饒可霸。今當先取其地,然後侵略四方,則扶餘之業可成也。』從之。航行八日夜,至台灣。入北港,築寨以居,鎮撫土番,分汛所部耕獵。未幾而紹祖死。芝龍昆仲多入臺,漳泉無業之民亦先後至,凡三千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