牠【電影書衣戰慄版】

牠【電影書衣戰慄版】
定價:799
NT $ 300 ~ 719
網路書店 類別 折扣 價格
  1. 二手書
    38
    $300
  2. 二手書
    44
    $350
  3. 二手書
    48
    $385
  4. 二手書
    5
    $399
  5. 二手書
    56
    $450
  6. 二手書
    6
    $479
  7. 二手書
    62
    $499
  8. 二手書
    63
    $500
  9. 二手書
    63
    $500
  10. 二手書
    7
    $560
  11. 二手書
    75
    $600
  12. 新書
    79
    $631
  13. 新書
    79
    $631
  14. 新書
    79
    $631
  15. 新書
    79
    $631
  16. 新書
    79
    $631
  17. 新書
    79
    $631
  18. 新書
    79
    $631
  19. 新書
    88
    $703
  20. 新書
    9
    $719

牠【電影書衣戰慄版】

 

內容簡介

榮獲「英倫奇幻獎」!入圍「世界奇幻文學獎」、「軌跡獎」!
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冠軍!Goodreads書評網逾46萬讀者★★★★極致評價!
 
改編電影
9/8
全球同步上映!
 
 
  二十八年前,大雨灌滿德利市的那天閃過威廉的腦海。不是早已把一切回憶都抹去了嗎?但那些比糞還難聞的往事卻總是如影隨形,弟弟卡在排水溝慘死、淌血的相簿裡伸出「牠」的利爪的畫面,如今依然歷歷在目!
 
  當年他們這群被霸凌的窩囊廢常聚在一起,班恩、艾迪、貝芙莉都曾經見過「牠」,只是形態卻大不相同。有時候像木乃伊,散發著裹屍布的氣息;有時候像痲瘋病患,舌頭上爬滿了蟲子;有時候則從排水管裡冒血,並傳出聲音:「跟威廉說他弟弟向他問好。」
 
  二十八年後,唯一還住在德利市的麥可猶豫了很久,終於決定找回眾人一起面對「牠」,縱使那形同死亡的召喚!七個人之中,只有史丹利失約了。他用手指沾了自己的血,在浴室牆上留下此生最後一個字:

名家推薦
 
  【名作家】甘耀明、【文字工作者】冬陽、【名作家】伊格言、【影評人】老嘉華、【書評家】杜鵑窩人、【史蒂芬.金網站站長】林尚威、【書評人兼影評人】佛洛阿德、【名作家】既晴、【茉莉二手書店執行總監】傅月庵、【資深譯者兼影評人】景翔、【中國時報執行副總編輯】張慧英、【文字工作者】劉韋廷  強力推薦!(依姓名筆劃順序排列)
 
他們都為大師喝采!
 
  運用文字,將無邊際的想像力與感官經驗相結合,是史蒂芬.金的拿手好戲,讓人既愛又怕。近似絮叨的陳述,形成一股奇妙的附著感,即便闔上書也不會消失,沾黏在日常之中,「牠」似乎就藏在你我不設防的細節裡……相隔二十餘年,終能一讀七十萬字完整巨著,非常滿足。──【文字工作者】冬陽
 
  在驚悚恐怖這一個區塊,史蒂芬.金確實無人能出其右!──【書評家】杜鵑窩人
 
  提到恐怖電影,二十年前在螢光幕上那個邪氣逼人的紅髮小丑,相信是許多成人的童年夢魘。這次透過皇冠出版社,《牠》再度捲土重來,血淋淋的透過一千多頁的篇幅完整呈現。讀者絕對不能錯過史蒂芬.金這本最具代表性的恐怖大長篇!──【史蒂芬.金網站站長】林尚威
 
  手持氣球的邪惡小丑粉墨登場,喚起已成年主角們的童年夢魘,無路可逃的恐懼再度襲來,嚇人高手史蒂芬金最令讀者顫慄的傑作!──【書評人兼影評人】佛洛阿德
 
  最長的經典、最長的惡夢。十數年前讀過至今,恐怖感仍揮之不去,不愧是「童年創傷」級的超強作品。──【名作家】既晴
 
  比磚頭還厚的書,比洗芬蘭浴還痛快的閱讀,你只會嫌「這書怎麼這麼薄啊」?!金爺代表作,莫此為甚!──【掃葉工房主持人】傅月庵 
 
  史蒂芬金彷彿活在一個和我們這個世界重疊的另一個世界,在我們過著日常作息的世界之上,史蒂芬.金的眼睛可以看見無數奇幻詭異的故事在發生。這些迷離幽暗的可能性,呼應著人性最原始的想像與畏懼,因此在離奇驚悚中,卻又能喚起深藏在我們心中的一絲熟悉感……這本書,絕對可以讓你一路滴著冷汗也捨不得放下。──【中央社副社長兼總編輯】張慧英
 
  史蒂芬.金以他一貫的風格與技巧使書中無論是想像中的怪物或象徵性的「心魔」都寫得栩栩如生,極具說服力。而即使是一般生活中事,也因氛圍及故事情節充滿恐怖感而令人不寒而慄。──【資深譯者兼影評人】景翔
 
  史蒂芬‧金回來了!《牠》是足與《鬼店》及《末日逼近》並列的恐怖文學巔峰代表作!──【圖書館期刊】
 
  一場恐懼的饗宴!──【費城詢問報】
 
  史蒂芬‧金的最佳作品!──【時人雜誌】
 
  經典之作!文學的里程碑!──【芝加哥太陽報】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史蒂芬.金 Stephen King
 
  一九四七年生於美國緬因州波特蘭市。自一九七三年出版第一部長篇小說《魔女嘉莉》後,到目前為止已寫了五十多部長篇小說和二百多篇短篇小說。他的筆法細膩,善於從大家再熟悉不過的日常生活事物中,帶給讀者如同身歷其境的恐怖感。作品已被翻譯成三十多種語言,暢銷超過三億五千萬本,甚至被譽為「每個美國家庭都有兩本書,一本是《聖經》,另一本則是史蒂芬‧金的小說」。
 
  他的作品也是影視改編的熱門題材,其中《魔女嘉莉》是他一鳴驚人的出道作,並多次被改編拍成電影;《鬼店》、《牠》與《末日逼近》則被譽為他的三大代表作,也均被改編成電影或電視影集,《末日逼近》且已由華納兄弟電影公司買下電影版權。《穹頂之下》則於二○一三年由奧斯卡金獎大導演史蒂芬‧史匹柏擔任監製、《LOST檔案》導演傑克‧班德執導,改編為同名電視影集,刷新美國CBS電視台夏季檔影集自一九九二年以來的最高收視紀錄!
 
  二○○三年,史蒂芬‧金獲得美國國家圖書基金會頒發「傑出貢獻獎」;二○○四年,他榮獲世界奇幻文學獎「終身成就獎」;二○○七年他獲頒愛倫坡獎的「大師獎」;二○○八年則以《魔島》和《日落之後》同時囊括「史鐸克獎」最佳長篇小說及短篇小說獎;二○一○年,他又以《暗夜無星》贏得「史鐸克獎」最佳小說選集和「英倫奇幻獎」最佳小說選集;二○一五年,他以《賓士先生》再次榮獲「愛倫坡獎」,並以主角退休警探霍吉斯發展成故事各自獨立的三部曲。這些獎項的肯定,也在在彰顯出他無可取代的大師地位。
 
  目前史蒂芬‧金與同為小說家的妻子定居於緬因州。
 
譯者簡介
 
穆卓芸
 
  文字手工業者,譯有《神秘森林》、《雪地裡的小女孩》等書。
 

導讀

《牠》──史蒂芬.金書寫童年陰影的集大成之作

  《牠》是史蒂芬.金最具代表性的長篇小說之一,同時也是本厚度極為驚人的作品。就英文精裝本初版來看,整部小說厚達一千一百四十二頁,是本相當符合金自稱「寫起稿來就像胖女人節不了食」說法的作品。

  通常來說,出版業界對於這種長度驚人的作品總是避之唯恐不及,認為太厚的小說會嚇跑不少讀者,總會要求作家刪減。事實上,金以本名發表的第四本著作《末日逼近》(The Stand, 1978)便曾遭遇如此對待,使他忍痛砍了將近四分之一的內容,才令小說得以出版。
但到了《牠》出版的一九八六年九月時,由於金的聲勢正值如日中天,是以過往的規範再也不適用於他身上。而《牠》這本厚度與《末日逼近》原始版本相差無幾的作品,不僅無須任何刪減,甚至出版商還信心滿滿地於精裝版首刷便印了八十六萬本之多,就某方面而言,也成為了金在這八年時間,逐漸蛻變為地位難以動搖的書市暢銷天王的最佳證明。

  《牠》在發售之後,絲毫沒有辜負出版商的期望,於短短的三個多月裡,便成功創下超越百萬本的銷售佳績。根據《出版人週刊》(Publishers Weekly)的統計資料,《牠》甚至還成為了當年最為暢銷的小說作品,並在一九八七年時,獲得「世界奇幻獎」與「軌跡獎」的最佳長篇小說提名,更一舉奪下「英倫奇幻獎」的最佳長篇小說獎項,使得金藉由此次成功,總算在一九九○年得償宿願,推出根據原始版本加以增補修改的《末日逼近》,也奠定了他日後總給人一種「作品以厚見長」的招牌印象。

  當然,對於金長期以來的忠實讀者而言,《牠》的故事內容,也同樣具有極為鮮明的個人標記。如果你曾看過收錄於《四季奇譚》裡的中篇小說〈總要找到你〉,肯定會對金如何描寫孩子們眼中的世界,以及故事所具有的濃厚懷舊氛圍感到印象深刻。而一直以來,這也是金相當著迷的主題之一,曾在多部小說中安排不少佔有重要地位的孩童角色。例如《幽光》(The Shining, 1977)、《燃燒的凝視》(Firestarter, 1980)、《魔符》等書,均是極為明顯的例子。甚至就在一九八九年的某次專訪中,金也一度提及自己對這個主題的重視程度,認為童年往事具有某種神秘的力量,不僅賦予了他想像力,更影響他寫出了多本相關著作。

  而無論是對史蒂芬.金自己,或是對他的眾多書迷而言,此刻你手上的這本《牠》,則正無庸置疑地是他書寫這個主題的集大成之作。於前頭提及的那場專訪裡,金表示自己在寫《牠》的時候,心靈彷彿重回到兒時歲月,讓他十分享受撰寫這本小說的時光。而在收錄於《午夜2點》的中篇小說〈秘窗,秘密花園〉的前言中,金更曾自述「在《牠》一書中,我花了多到不可思議的篇幅,說完兒童以及照亮他們內在生命那寬廣的感官知覺。」

  在《牠》這本小說裡,孩子們對世界及未來總是充滿了各式各樣的想像。我們可以看見他們對初戀的憧憬,也能看見他們對長大成人的想望;甚至就連他們的恐懼,也以小丑、狼人、木乃伊等經典形象現身,使我們在讀著這本作品時,彷彿與金一同踏入了時光隧道般,隨著角色們時而歡笑,時而緊張不已。不過,金透過這本小說所要傳達的,也絕非僅有童年時光的神秘體驗及歡樂笑聲而已。

  事實上,正如他許多透過超自然要素來反映社會問題的作品一樣,在《牠》裡頭,金將敘事重心放在七名主角身上,並透過一九五八年與一九八五年的交叉敘事手法,一面在講述家庭及校園霸凌問題的同時,一面也透過主角們長大成人後的遭遇,強調出童年創傷所會為人生帶來的巨大影響,使這場迫使主角們得回首前塵往事的返鄉之旅具有兩種面相。就表面上來說,他們得面對心中的深層恐懼,再度挑戰那個可以輕易變化形體、每隔一段週期便會重新甦醒的嗜血怪物。但從另一個角度而言,他們卻也因此得到了一個得以克服童年創傷的機會,藉由這場被一度遺忘的冒險之旅,重新尋回面對未來及改變現況的勇氣。

  像以上所提及的這些要素,正是史蒂芬.金小說之所以迷人的重要關鍵,也是《牠》的經典地位始終不墜的最大原因。甚至,就連改編這本小說拍攝而成,於一九九○年播映的電視影集《靈異魔咒》*,也成為了多部改編自他小說的電視電影中,給人印象最為深刻,也是最具知名度的一部。而當年製作《靈異魔咒》的華納電影公司,更於二○○九年時宣布要將《牠》再度改編為電影版本;不過,由於小說篇幅過長,劇本的改編工作頗具難度之故,也導致原本預計將在今年上映的新版電影,至今仍未正式開拍。

  所幸的是,雖說新版電影遲遲不見消息,但此刻《牠》中譯本的登場,則顯然更能滿足台灣書迷們的熱切期盼。當然,你可能是首次接觸這則故事的讀者,也可能是早就對本書情節了然於胸的書迷。但我想,不管你以一九五八年那如同主角們初次遭遇怪物的觀點來看,或是像他們於一九八五年再度重返故鄉的角度來讀,絕對都能得到令人心滿意足的閱讀體驗。

  事實上,就在此時此刻,那名由怪物化身而成的邪惡小丑已然塗好粉墨,手持氣球,正在某個意想不到的地方,等待著你的到來或再訪。所以,這就讓我們翻開下一頁,並深吸一口氣,開始祈禱自己不會聞到馬戲團的味道吧……

  ◎本文在書籍名稱後方加註原文名稱與原文出版年份的,均為目前市面上未有發行繁體版的作品。

  *《靈異魔咒》是當年錄影帶版所使用的片名,於幾年前發行的DVD版本,其中譯片名則更改為《史蒂芬金之牠》。

【文字工作者】劉韋廷

譯者序

翻譯《牠》宛如一場馬拉松

  《牠》是史蒂芬.金一九八六年出版的小說,為他贏得該年的英國奇幻文學獎和美國年度最暢銷小說。故事敘述七個孩子二十多年後重回故鄉,再次對抗童年糾纏他們的魔物的經過。小說具備許多後來成為史蒂芬.金註冊商標的特質,包括回憶的力量、童年創傷以及美國小鎮價值觀的醜陋面。一九九○年,美國廣播公司將小說改編為電視電影《靈異魔咒》。

  由於小說有七個主角、兩個時代──一九五○年代和八○年代──作者又選擇逐一交代,加上描寫詳細,因此篇幅驚人,英文版超過一千頁。對譯者而言,這是第一個挑戰。

  用長跑來比喻,如果翻譯四百頁的書是一場馬拉松,翻譯一千兩百頁的書就是三鐵,那翻譯《牠》就是超跑了。而跑過馬拉松的人都知道,距離增加一倍,不代表辛苦也只乘以二,而是難上幾倍。

  譯名和用語統一是最起碼的,而且拜電腦發達之賜,有不少軟體可以用,真正挑戰在於語氣的連貫,也就是讓小說中每一個人物的言談舉止都能維持一致,讓讀者一看就知道是誰,清楚感受到他或她的人格特質,不會出現前後不一的落差。《牠》的出場人物繁多,而且各有特色,作者對人物心理的描寫又特別詳盡細微,因此即使是這些年常跑「翻譯馬拉松」的我,處理起來也覺得格外費勁。

  另一個鮮明的印象,是這部作品充滿了「在地」的用語。這一點在閱讀時可能不是問題,甚至才夠味,但對翻譯而言,就沒那麼輕鬆了。

  怎麼說呢?小說的人物和情節是虛構的,所處年代卻是真實的。為了呈現那份真實,作者選擇具體的敘述方式,亦即放入那個年代流行或常見的物品,並且寫出名稱,而不光講類別。例如他寫到主角去買零食,他不會說主角買了一包洋芋片,而是買了一包「樂事」。

  這樣的寫法當然很有真實感,就像我們聽到「乖乖」的時候,不僅會曉得它是零食,還會浮現它的包裝、它的味道與口感、價格和定位,甚至知道它是什麼時代流行、什麼年紀愛吃的零嘴。

  物品名稱不單表明它是什麼,還道出一個年代、一個文化。

  就以小說第八章出現的福特T型車為例。大多數美國讀者都知道T型車是福特第一款量產汽車,也是一般人買得起的私家車,但很少有中文讀者能從「福特T型車」幾個字讀出這些訊息,加註釋雖然可以達意,卻總是隔了一層。

  因此,這對譯者而言是不小的挑戰。名稱是容易翻譯的,但文化和時代卻不是單憑譯名就能傳達的。而《牠》大量充斥著這類物品,食物、日用品、車子、商店、電視節目、電影角色……而且又是時間和空間都離現代中文讀者有一段距離的一九五○年代和八○年代的美國。

  這就是《牠》令我殫思竭慮的第二件事。

  所以,這次中文版的《牠》既是全譯本,也不是全譯本。是全譯本,因為原文每一個字都有譯出來;不是全譯本,因為許多文化和社會的意涵是很難、甚至無法譯出的,只能靠讀者的知識或自行延伸閱讀才能補足。

  不過,這就是閱讀外國或翻譯小說的樂趣,不是嗎?在沉浸於書中人物與情節所展現的人性的同時,還能夠觸及異國的風土人情,甚至因而產生興趣,成為進一步了解其他文化與社會的起點。

  當然,譯者的能力有限也是原因。譯文有任何不足或瑕疵,多半是譯者的責任與疏漏,還請讀者不吝指正。

  另外,關於一些譯名和之前版本不同,在這裡稍做說明。書中有一個主角名叫威廉,在英文中,威廉的暱稱是比爾,所以他的妻子、朋友或熟識的人都喊他比爾,之前的《牠》也以「比爾」翻譯。不過,我想絕大部分的中文讀者看到比爾時,並不會想到比爾就是威廉──這又是原文和中文讀者文化隔閡的一個好例子──因此我決定改譯成威廉,暱稱則以「小威」或「威仔」代替。至於班改譯成班恩、李察改譯成理查德、麥克.漢隆改譯成麥可.漢倫、德里市改譯成德利市等等不同於舊版的人地名,就純粹是我個人的偏好了。

  翻譯《牠》的感觸與樂趣當然不只上述三點,但那是另一個故事了。

  是為序。

 

內容連載

離鄉背井多年,威廉以為自己早已從那場夢魘中脫逃。直到一通電話響起:「你發過血誓的!如果『牠』又出現,你一定會回來!」威廉知道他別無選擇,他必須和「窩囊廢俱樂部」其他六個成員班恩、艾迪、貝芙莉、理查德、史丹利、麥可重回德里市,面對他們此生最大的噩夢!

剎那間,二十幾年前的所有往事都清清楚楚地映在威廉的腦海!記得那一天,大家聚在荒原討論遇到「牠」的經驗,威廉說起自己在相片裡看到弟弟的鬼魂,沒想到理查德竟然……

於是,威廉和理查德走在街上,朝威廉家前進,兩人都不太開口。理查德發現自己一直在想威廉說的事,就是相片裡的人會轉頭眨眼。雖然他很累,卻還是想到一個點子。很瘋狂的點子……但又很吸引人。

「我說老威啊,」他說:「我們先停一下,休息會兒,我累死了。」

「門、門都沒、沒有。」威廉這麼說,但還是停下腳步,將銀仔小心翼翼放在神學院青翠的草坪邊。神學院是紅色維多利亞式建築,攀滿了植物,兩個孩子在建築前的寬石台階坐了下來。

「今、今天真、真夠受的、的了。」威廉悶悶地說。他眼睛底下有幾塊青紫,臉色蒼白疲倦。「到、到我家的、的時候,你最、最好打、打電話回、回家,免得你、你家人抓狂。」

「嗯,那是一定要的。聽著,威廉──」

理查德遲疑片刻,想起班恩說的木乃伊、艾迪的痲瘋病怪物和史丹利差點告訴他們的事情。他心裡忽然湧現某一個東西,和市中心的保羅.班揚雕像有關。但那只是夢,拜託。

他把那個不相干的念頭拋開,張口就說。

「我們到你家去吧,你覺得怎麼樣?去看喬治的房間,我想看那張相片。」

威廉一臉震驚望著理查德。他想說什麼但說不出來,壓力太大了。他只能猛烈搖頭。

理查德說:「你聽了艾迪的故事,還有班恩的遭遇。你相信他們說的嗎?」

「我、我不曉、曉得。我想他、他們一定、定看到了什、什麼。」

「嗯,我也這麼想。所有被殺的小孩,我猜他們可能都遇到同樣的事。唯一的差別在於班恩和艾迪沒被逮到,而那些孩子被抓了。」

威廉揚起眉毛,但不是很吃驚。理查德心想威廉應該也注意到了。他雖然話講不好,但並不笨。

「所以我們再往下追,威老大,」理查德說:「那個傢伙穿著小丑裝到處殺死小孩。我不曉得他為什麼要那樣幹,但誰知道瘋子的想法,對吧?」

「沒、沒、沒──」

「沒錯,那個人和《蝙蝠俠》裡的小丑差不多。」理查德講得連自己都興奮了起來。他不曉得自己是認真的,或只是花言巧語好去看那張房間和相片一眼。或許其實都無所謂,只要看到威廉眼神浮出興奮就夠了。

「但、但那和、和那張相、相片有什麼、麼關係?」

「你覺得呢,威廉?」

威廉不敢正視理查德,低聲說他認為相片和命案無關。「我覺、覺得那、那只是喬、喬治的鬼魂。」

「相片裡有鬼?」

威廉點點頭。

理查德想了想。他幼小的心靈一點也不排斥,他相信世界上一定有鬼。他爸媽是循道會的信徒,理查德每週日都會上教堂,週四晚上去青年團契。他很瞭解聖經,知道聖經相信很多怪事情。根據聖經,神本身就起碼有三分之一是鬼,而且好戲還在後頭。你讀聖經就會發現他們還相信惡魔,因為耶穌就從那個人體內抓了一堆惡魔出來。真是有夠呵呵。耶穌問那個被附身的人叫什麼名字,結果是惡魔回答,叫耶穌滾去外籍兵團之類的。聖經也相信巫術,否則怎麼會說「行邪術的女人,不可容她從活」?聖經有些故事比恐怖漫畫還精彩。有人被活活煮死或像猶大被吊死,還有亞哈斯王墜塔身亡,餓犬湧上來吸他的血。摩西和耶穌基督出生時,都發生了大規模的屠嬰。有人從墓裡復生飛到天上,還有士兵施巫術弄倒牆壁,先知看見未來,和怪物搏鬥。這些全記在聖經裡,而聖經裡每一句話都是事實。克雷格牧師這麼說,理查德的家人這麼說,所以他也這麼說。他非常願意相信威廉的解釋,問題是背後的邏輯。

「但你說你很害怕,喬治的鬼魂怎麼會想嚇你,威廉?」

威廉伸手抹了抹嘴巴。他的手微微顫抖。「他、他可能氣、氣我害他、他被人殺害、害了。是我、我的錯,讓他出、出去玩、玩、玩──」他擠不出「船」那個字,只好用手比劃。理查德點點頭表示懂了……但不表示他同意。

「我覺得不是,」他說:「如果是你拿刀從背後捅他或開槍打他,或是把你爸裝了子彈的槍拿給他玩,結果他誤殺自己,那就另當別論。可是你給他的又不是槍,只是條船。你並不想傷害他。其實──」理查德伸出手指,像律師一樣在威廉面前揮了揮:「你只是想讓他出去開心一下,對吧?」

商品資料由 博客來 所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