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人憶事

念人憶事
定價:250
NT $ 198 ~ 225
  • 作者:徐訏
  • 出版社:釀出版
  • 出版日期:2017-08-14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10:9864452134
  • ISBN13:9789864452132
  • 裝訂:平裝 / 204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網路書店 類別 折扣 價格
  1. 新書
    79
    $198
  2. 新書
    79
    $198
  3. 新書
    79
    $198
  4. 新書
    9
    $225
  5. 新書
    9
    $225

念人憶事

 

內容簡介

  他雖曾為文談赤足之美,但他絕不赤足穿拖鞋或穿睡衣來接見客人的。而他當時要作這樣的振作,也已經是一種很大的負擔了。我自從慶祝他八十歲壽辰後,就沒有見過他。一直到在報上見到他病逝的消息,才打電話去問,以後在殯儀館裡對他致最後的敬禮,我心中除了悲傷以外,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觸。──〈追思林語堂先生〉

  富有「文壇鬼才」美譽的徐訏,以愛情為題材、深入剖析人性的小說最為人所熟知,然而文學界對其散文與論文亦有不錯的評價,盛讚他的文章理性而深刻,充分展現本身深厚的哲學底蘊。本書收錄徐訏26篇念故人、憶舊事的短篇散文,按記述對象的出生年份排序,與徐訏的關係或疏或親,如胡適、汪敬熙、林語堂、老舍等,其中也不乏哀悼篇章。通篇言辭懇切直率,留下精闢的人物觀察紀實。

本書特色

  § 海派文學宗師,徐訏經典重現
  § 收錄鬼才徐訏26篇念故人、憶舊事的短篇散文
  § 觀察深刻入微、筆法精闢理性,帶領讀者認識不同角度的民國名人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徐訏(1908-1980)


  生於浙江慈谿。北京大學哲學系畢業,續修心理學二年。負笈歐陸,因抗日軍興中輟學業;回國後在上海主編《人間世》、《作風》等刊物;作品《鬼戀》問世,受文壇矚目。一九四二年赴後方,曾執教中央大學(重慶),並發表長篇小說《風蕭蕭》。旋任《掃蕩報》駐美記者,返國後任《和平日報》主筆。一九五○年移居香港,迄至一九八○年謝世,筆耕不斷。其間曾創辦「創墾出版社」,及期刊《熱風》、《論語》、《幽默》、《筆端》、《七藝》等;先後在香港中文大學前身各書院及星加坡南洋大學執教,並任香港浸會學院中文系主任、文學院院長等職。各種作品都二千萬言。
 

目錄

導言 徬徨覺醒:徐訏的文學道路/陳智德

【念人憶事】
魯迅先生的墨寶與良言
知堂老人的回憶錄
張君勱先生
劉復(半農)
胡適之先生
悼念張雪門先生
賽珍珠
追思林語堂先生
楊震文(丙辰)
我認識的丁文淵先生
悼念詩人伍叔儻先生
張道藩先生
汪敬熙先生
舒舍予先生
悼曹聚仁先生
陸小曼女士
追念余又蓀
悼唐君毅先生與他的文化運動
姚雪垠
錢鍾書
其偉──其人‧其畫‧其事
盛澄華
從《金性堯的席上》說起
悼徐誠斌主教
我所知道的《西風》
悼吉錚
 
 

內容連載

【胡適之先生】
 
胡適之先生的明澈清朗,光耀文化界的聲譽,大家都承認的,但是他不能在哲學、文學方面有真正的建樹,也正如同他的成功方面一樣,是時代所限,也是他個性所限。五四運動的號兵裡,胡適之是最幸運的一個。李大釗、陳獨秀所遭遇的悲劇是時代的悲劇,但是這也許在個性上就含有這悲劇的因素。在一九一七年胡適之、陳獨秀提倡「新文學」之時,胡適之給陳獨秀的信,是這樣寫的:
 
此事之是非,非一朝一夕所能定,亦非一二人所能定,甚願國中人士能平心靜氣與吾輩同力研究此問題,討論既熟,是非自明。吾輩已張革命之旗,雖不容退縮,然亦決不敢以吾輩所主張為必是,而不容他人之匡正也。
 
但是陳獨秀的回信則是如此:
 
鄙意容納異議,自由討論,固為學術發達的原則,獨至改良中國文學以白話為正宗之說,其是非甚明,必不容討論之餘地,必以吾人所主張者為絕對之是,而不容他人之匡正也……
 
這裡可以看出胡適之性格的沖和、寬大與平正,陳獨秀性格之凌厲、獨斷與偏激,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胡適之性格上之矛盾性與妥協性,他的一方面說「不容退縮」一方面又要「容他人之匡正」,實是具有矛盾與妥協的傾向。我想這與以後胡、陳兩個人生命發展的不同是極有關係的。但在白話文運動勝利以後,堅守這個勝利的信仰的,胡適之似乎比誰都澈底。諸凡周作人、周樹人、錢玄同、劉半農等等,好像以後都寫過文言文與哼過舊詩,陳獨秀最後著作是有關文字學,記得也是用文言文寫的,獨獨胡適之,他始終不再寫文言文,也不再寫文言詩。他為傅作義寫陣亡將士碑,是白話文寫的,恐怕也是第一篇以白話文寫碑文的文章。他在抗戰時寄周作人的那首詩也是白話文。胡適之的白話文同他的字一樣,也同他的人一樣,「明澈清朗」正是他的特色,而他似乎也始終以這個「明澈清朗」為白話文的標準。
 
我碰見胡適之很晚,是他跟蔣夢麟第二次回到北大的時候,那大概是民國十九年或二十年吧。他在北大第二院講幾句話,好像是說,過去許多人想把學術做「姨太太」,這次他與蔣校長回北大,想把學術恢復獨立的地位。這話很普通,當時上海文壇上左派思想很時興,他所指的學術之做「姨太太」,就是做政治的「姨太太」。不過「姨太太」這字眼,在胡適之是一種幽默,可是學生們聽來很不新鮮。
商品資料由 博客來 所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