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時間跳舞:和權詩集

陪時間跳舞:和權詩集
定價:270
NT $ 213 ~ 243
  • 作者:和權
  • 出版社:釀出版
  • 出版日期:2017-08-14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10:9864452118
  • ISBN13:9789864452118
  • 裝訂:平裝 / 226頁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網路書店 類別 折扣 價格
  1. 新書
    79
    $213
  2. 新書
    79
    $213
  3. 新書
    79
    $213
  4. 新書
    79
    $213
  5. 新書
    9
    $243
  6. 新書
    9
    $243

陪時間跳舞:和權詩集

 

內容簡介

  燈光下
  癱軟於地上的
  影子
  是濃黑的
  憂鬱

  把燈熄了
  統統收入
  心中

  本詩集分為〈與爾同消萬古愁〉、〈陪時間跳舞〉、〈忘情小築〉三輯,收錄共計三百餘首詩,依然保持著深入淺出的和權體風格。但詩人的筆觸,相較以往顯得更加空靈,每首詩都凝集了奇思妙想,營造出令人驚異又嘆服的意境。是詩藝上可喜的突破,是詩人的天賦加嘔心瀝血努力的必然結果,絕非奇蹟。

本書特色

  ★本書收錄共計三百餘首詩,依然保持著深入淺出的和權體風格
  ★作者和權獲得菲華著名詩評家李怡樂、詩人余境熹、編輯林鼎安一致盛讚
  ★和權屢次獲獎,二○一二年榮獲菲律賓詩聖描轆沓斯文學獎(菲國最高文學獎/終身成就獎)

名人推薦

  和權的短詩是「華文詩壇一絕」。──台灣名詩人 瘂弦

  和權,這小子「鬼才」。──台灣名詩人 羅門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和權


  原名陳和權,生於菲律賓,著有詩集《橘子的話》、《落日藥丸》、《我忍不住大笑》、《隱約的鳥聲》、《回音是詩》、《眼中的燈》(菲、中、英三語詩集)、《震落月色》、《霞光萬丈》等。多次榮獲海內外重要詩獎。二○一二年,榮獲菲律賓詩聖描轆沓斯文學獎,該獎為菲國最高文學獎,亦為終身成就獎。

  詩作收入羅馬尼亞與南斯拉夫版《中國當代詩選》,並收入台灣《年度詩選》、《小詩選讀》、《情趣小詩選》、《二○一二年台灣詩選》、《小詩•隨身帖》、《新詩三百首》等書。詩作《熱水瓶》收入台灣南一書局出版之《中學國文輔助教材》(基測綜合題本);詩作〈鐘〉收入台灣康熹文化《高分策略──國文》。
 
 

目錄

序/李怡樂
唐詩的延續、挑戰與點射──「誤讀」和權新作三首/余境熹
遠近亂視──「誤讀」和權〈眼鏡老了〉/余境熹
到底是「誤讀」──和權詩七首分析/余境熹
《千丈悲憫》的成熟/林鼎安
 
[第一輯 與爾同消萬古愁]


倚窗
夕陽無限好
失題四行
思念
墓園
故人已乘黃鶴去
十年磨一劍
流淚的詩
秋季
輪迴
花落知多少
清洗人間
誓言
無茶
有感
咳嗽 
牢騷人語 
躺椅上的詩思 
老詩人 
岷江水 
靜坐 
詩之花 
利爪 
濕衣服 
方寸 
淋雨歌 
無怨 
創作 
 
冰 
雨後 
問 
流年 
沒有憂喜 
光陰之死 
感悟 
山居 
藍天笑笑 
詩 
紅蘋果 
暈黃的燈光 
春筍 
杯子人生 
望明月 
減肥 
人生 
看海 
旅館 
生命的哀鳴 
黑咖啡 
母親的遺像 
草地 
致閒雲沾衣 
搖尾巴 
告白 
歷史 
讀詩 
路 
美女 
塗鴉 
情 
山寺鳴鐘晝已昏 
怨婦 
蛋糕 
眼鏡老了 
觸目傷心 
南海的落日 
無常 
古月 
劍 
星洲探親 
思母 
溫暖的手 
烈酒歌 
一枝紅豔露凝香 
落花猶似墜樓人 
念天地之悠悠 
野渡無人舟自橫 
彩蝶 光陰 
與爾同銷萬古愁 
寫 
夕陽斜照 
一覽眾山小 
天上•人間 

[第二輯 陪時間跳舞]

咳了一夜 
懷念 
釣者 
笑容燦爛 
童話 
巴石河 
筆問 
激動 
速寫落日 
無悔 
枸杞 
黑暗中 
飛瀑千丈 
偶感三行 
夜深時分 
亂世 
詩思是風 
曙色 
詩人 
網站 
老婆寫詩 
辭枝 
火花 
畫廊 
六行 
螢光石 
陪時間跳舞 
饑腸 
黃昏降旗 
你是魚 
讀書有感 
行路難 
穿制服者 
大海的膚色 
無言 
定位 
橋 
寫詩有感 
自助餐 
巨人 
雲霞 
無語 
拍攝 
鐘聲到客船 
心臟病 
孤鳥咕咕叫 
果實 
光芒萬丈 
揪心 
此情此景(之一) 
此情此景(之二) 
一句話 
吹呀吹 
冥想 
她說 
籐條 
聯想力 
一本詩集說 
即景七行 
一張照片 
初戀 
妳家的詩人 
秤重 
有感八行 
一場好夢 
秋景 
時間的蹤影 
畫夢 
貝殼 
鏡花 
橫笛 
小花 
探照燈 
時光之海 
凍結時間 
有感九行 
生態 
嫩綠 
候機室 
滄桑 
窗 
光 
大海的味道 
有感 
大旗 
情 
曠古的孤寂 
秋風中 
說月亮 
詩的形狀 
普吉島渡假 
蟬聲 
流年 
母親 
讀詩有感 
螞蟻 
高樓 
農舍 
人生樂趣 
外太空 
你是一幅畫 
橡皮 
風雨人生 
你錯了 
宴會 
日出有感 
聽湖 
海說 
椰樹下 
望明月 
詩人的回答 
洋蔥 
Chu Chu Train  
夜宿大雅臺 
失眠夜 
歡迎光臨 
青春的馬車 

[第三輯 忘情小築]

一張照片(之二) 
又見塔亞湖 
童年 
雞毛撢子 
理髮 
得詩一首 
寶島之旅19首 
失題九行 
餘音 
母子合照 
千山鳥飛絕 
別干擾 
無畏 
回到唐朝 
老樹 
靜寂 
恆久的沉默 
銳利的眼神 
感性•理性 
清晨•墓園 
歲月 
路 
心靈的安靜 
精簡的生命 
天天寫詩 
筆說 
讀詩九行 
雲端十一行 
一排浪花 
懷念 
近視 
跳舞的葉 
樹下參禪 
人情 
觸電九行 
呼救的光 
蝙蝠俠 
一對白鴿 
微醺 
這隻手 
超級月亮 
削蘋果 
山 
失題四行 
黑暗的世界 
霞光 
燒豬 
江湖 
飛 
今生•來世 
口水戰 
千百顆眼淚 
甜笑 
寫給母親 
燈飾 
落葉般的嘆息 
高樓 
唱遊的人生 
「月亮」三唱 
返千島之國 
黃昏•歸鳥 
冰淇淋 
天下第一蛋糕 
迎風搖曳 
誤炸 
餓 
朗誦詩歌 
品茶 
此時此刻 
沉默 
用淚水寫詩 
笑聲 
在佛前 
蒼涼的落日 
相信旭日 
你是黃昏 
臭豆腐 
生日蛋糕 
餵奶 
清掃落葉 
與筆為伴 
生日的來信 
獨坐星巴克 
阿彌陀佛 
賭 
魚鰭 
閃爍閃爍 
破門而去 
臉書 
吃火雞 
一杯水 
抬頭望 
十二月 
家園保衛戰 
夜宿大雅臺 
人間事 
問妳 
爆笑 
小小詩3首 
海 
捧著妳的臉 
眸子 
裡面 
暮鐘 

和權寫作年表
 
 



  菲華著名詩人和權,是個奇才。

  和權十五歲就開始與詩結緣,數十年如一日手不輟筆,著作甚豐。令人津津樂道的是,他的作品被選入作為教材,這在菲華詩壇上是罕有的(「橘子的話」選入張默、蕭蕭編的「新詩三百首」──大學現代詩課堂上採作教材。其「熱水瓶」收錄南一書局出版之中學國文輔助教材「基測綜合題本」。詩作「鐘」收入臺灣康熹文化「高分策略──國文」)。特別是,二○一二年榮獲菲律賓作家聯盟(UMPIL)頒詩聖描轆沓斯文學獎,該獎為菲國最高文學獎,亦為「終身成就獎」。

  一般人(包括筆者)會認為,能有如此成就已臻峰巔。豈料近二、三年來,他投入臉書汪洋大海,劈波斬浪,詩思敏捷,其創作既快又多,且好評如潮,蜚英騰茂。轉眼間又結集兩本詩集:「陪時間跳舞」和「落日是紅顏」(待出版)。

  本詩集分為:
  第一輯 與爾同消萬古愁
  第二輯 陪時間跳舞
  第三輯 忘情小築

  以上共計三百餘首詩,依然保持著深入淺出的和權體風格。但,詩人的筆觸,顯得更加空靈,每首詩都凝集了奇思妙想,營造出令人驚異又嘆服的意境。這是詩藝上可喜的突破,是詩人的天賦加嘔心瀝血努力的必然結果,絕非奇蹟。羅門生前說,和權是「鬼才」,筆者真佩服前輩詩人的慧眼。

  先介紹和權的短詩:

  〔歷史〕
  ──王浚樓船下益州,金陵王氣黯然收。(劉禹鍚)

  歷史
  住在傷口裡
  一碰就
  痛

  「傷口」會「痛」,是人肉體的感覺。

  歷史,特別是中國近代史,多少喪權辱國的「痛」,都被作者安置在「傷口裡」。每當有所感觸(一碰),就令人痛心疾首。如此高明的想像,高度濃縮的文字,找不到恰當的形容詞,筆者唯有用一個字:讚!

  再舉一首與讀者分享:

  [美女]
  ──賤日豈殊眾?貴來方悟稀。(王維)

  世界啊
  迷人的美女
  卻被家暴 全身
  是傷

  以「美女」喻「世界」,既新鮮又貼切。本來,人類生存的這個世界是美好的,「江山如此多嬌」。漸漸地,人類因自私與貪婪,破壞生態環境;因野心而爭鬥不息,各自武裝到牙齒,弄得整個世界滿目瘡痍(全身是傷)。這般種種行為,作者喻之為「家暴」,非常貼切,又非常鮮活。

  比喻,是詩創作時不可或缺的修辭法,如何把握這一重要技巧,因人而異。和權獨特而簡潔的運用手法,確實不同凡嚮。

  [雨後]
  ──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孟浩然)

  你的詩 也不過是
  一些花瓣 昨晚人生的
  一場小雨 留下的

  這也是很平白的短詩,字面上看,「昨夜」、「小雨」、「花瓣」,簡單明瞭,沒有華麗的形容,這正是和權與眾不同之處。

  首先,作者引大家熟悉的孟浩然的詩,「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作為此詩的背景,加強氣氛。詩中「昨夜」「一場小雨」,作者於其中嵌入「人生的」,把尋常的一場夜雨,提昇至人生風雨的境界。

  「你的詩/也不過是/一些花瓣」。花瓣喻詩,其意是:你熬夜寫詩,那只是一些被人生風雨打落的花瓣。非常巧妙的比喻。

  在文學的百花園裡,詩對社會現實非常敏感。詩,來源於生活,詩表達作者對生活中點滴滴的感受。和權將寫詩筆喻鋒利的劍,這把劍用途太多了。

  [劍]
  ──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帶刀。(西鄙人)

  身上 永遠帶著一支
  鋒利如劍的筆 他們
  卻不知道 那是用來
  刺殺 寂寞與憂思
  是筆也是劍,不僅用來解決創作旅途上的孤單與寂寞,也戳穿社會上的虛偽。
  速寫落日
  消失的瞬間
  落日
  兀自沉醉於
  眾海浪
  激情的
  歡呼:

  萬歲

  [詩人的回答]
  何以
  燃燒了數千年
  至今
  尚未熄滅

  親愛的
  他們用烽火
  探照
  真理

  雖說這是「劍」,卻也是一支多情的「筆」,它會因憂思而難於入眠。

  [失眠夜]
  燈光下
  癱軟於地上的
  影子
  是濃黑的
  憂鬱
  把燈熄了
  統統收入
  心中

  「影子」喻「憂鬱」,有形喻無形,取其同樣是「濃黑的」。「影子」的「癱軟」,則表示「憂鬱」是一種無能為力的狀況,憂思如此之深,「把燈熄了」就更加「濃黑」,統統壓在「心中」, 理所當然失眠了。

  這「筆」表達人生的苦難,是這樣:

  [橋]
  辭職不幹了。卻仍然像一座
  橋 弓著身子 讓日子那麼
  沉重的腳步 從背上踏過去

  很生活化的比喻,寫橋,言外之意,說的是人。「日子」也擬人化了。此詩,讓人感到熟悉又親切。

  詩人在比喻中巧妙地應用諧音,加強所描述的意旨。

  [杯子人生]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王翰)

  人生啊 晶瑩的杯子
  那半杯子裡 是
  汗水和淚水 味道
  苦澀

  「半杯子」,即是「半輩子」的諧音。
  大多數人辛辛苦苦的半輩子,不就是汗水和淚水流淌的過程,何等苦澀!
  當「筆」描繪親情,令人感到春光融融。

  [溫暖的手]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孟郊)

  躺在病床上
  母親含著淚
  說:
  讓我摸摸
  你的臉

  爾今
  那隻手
  仍在夢裡夢外
  輕輕地
  撫摸
  我的臉

  當「筆」追述愛情,情意真摯,詩意濃濃,令人遐想聯翩。

  [初戀]
  思念  翻過
  連綿起伏的歲月
  渡過波濤洶湧的
  記憶。依然找不到
  那張 時刻懷念
  至今難忘的
  清純而甜美的
  臉

  大家知道「柔情似水」,可是水的強悍不亞於「劍」。當和權的筆像浪濤猛擊現實社會頑固的礁石,飛濺而起的是,閃閃發光的一篇篇短詩。臺灣名詩人瘂弦曾說,和權的短詩是「華文詩壇一絕」。

  和權的好詩不勝枚舉,筆者上述只是以「最簡單的」為例,更多精彩的,有待讀者細細賞析。

李怡樂
二○一七年六月於菲京
 

內容連載

【輯一 與爾同消萬古愁】

[倚窗]
──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李白)
夜空 滿是閃爍的淚珠
是恨命運多舛 是怨戰火
不斷 抑是憐憫人世的
悲苦

[夕陽無限好]
思念 直上風霄的風箏
斷了線 也要飛往西方
布滿雲霞的天際 飛往
母親的家

[失題四行]
──客去波平檻,蟬休露滿枝。(李商隱)
世界 碩大的沙漏器
才眨眼 就漏掉了一生
惟漏不掉情與愛 無盡的
靜 

[思念]
──清瑟怨遙夜,繞絃風雨哀。(韋莊)
母愛 靜臥在墓園裡
如同躺在詩中 讓日月
長年照亮溫馨 慈祥

[墓園]
──人生有情淚沾臆。(杜甫)
明明聽見 斜陽
跪倒在石碑前哭泣
晚風卻說 那是墓中人
呼喚著你的名字 一遍遍

[故人已乘黃鶴去]
夜裡 清楚聽見擰不緊的
水龍頭 一滴一滴 滴著
令人心緒不寕的思念

[十年磨一劍]
──淒涼寶劍篇,羈泊欲窮年。(李商隱)
磨了半世紀 這枝筆
仍是不夠鋒利 連人間的
不公不義 也刺殺不了
況乎貪腐這隻惡蛟龍

[流淚的詩]
──心斷新豐酒,銷愁鬥幾千。(李商隱)
千年後 讀者或會發現
詩中每隻字 都在流淚
再仔細一看 又驚見它們
放開喉嚨 哈哈大笑

[秋季]
──欲輕腸斷聲,心緒亂已久。(杜甫)
心 簷角老掛著雨
雨聲淒淒 他們卻說 
從來沒有見過 你的


[輪迴]
──死別已吞聲,生別常惻惻。(杜甫)
走出妳的視線 去到時間的
拐彎處 今生 卻仍然
走不出 唐朝倚窗女子的
心頭

[花落知多少]
昨晚
下了一陣雨

是點點紅花
落在詩中
抑是詩中 開滿了
馨香的思念

[清洗人間]
──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杜甫)
悲憫的灰雲 化作小雨
飄落人間 卻發覺
亟需清洗的 不是戰場 
而是廣袤的大地

[誓言]
──原野何蕭條,白日忽西匿。(曹植)
都說要像兩棵 長相廝守的
樹 卻在一夕之間 化成了
輕佻的落葉 隨風而去

[無茶]
──波瀾誓不起,妾心古井水。(孟郊)
那一次邂逅 終於成為
好茶的喉韻 讓味蕾深深
懷念 唉除此之外 天下
無茶

[有感]
──休問梁園舊賓客,茂陵秋雨病相如。(李商隱)
荷花池塘邊 凝視著
水中的蝌蚪 驚覺 偉大
竟是如此卑微 渺小

[咳嗽]
──支離東北風塵際,漂泊西南天地間。(杜甫)
吃梨補肺 醫師說
無如 就是恨梨 討厭梨
人生之梨 還吃得不夠嗎?

[牢騷人語]
──露重飛難進,風多響易沉。(駱賓王)
聽過蟬鳴嗎? 她問
你笑了 無時無刻不在聽
肺葉上的蟬鳴:淒淒淒淒──
 
商品資料由 博客來 所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