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廠公俏女皇(套書上下卷)
狐狸廠公俏女皇(套書上下卷)
定價:560
NT $ 504 ~ 560
  • 作者:七杯酒
  • 繪者: 崆篌
  • 出版社:可橙文化
  • 出版日期:2018-04-17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10:9869500463
  • ISBN13:9789869500463
  • 裝訂:平裝 / 768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網路書店 類別 折扣 價格
  1. 新書
    9
    $504
  2. 新書
    $560

狐狸廠公俏女皇(套書上下卷)

 

內容簡介

  【上卷】佞臣當道

  齊朝孝宗早逝,女太子姜佑少年上位,由先皇信任的廠公薛元輔佐,安內攘外,也算是一派平和表面。

  卻不知薛元野心勃勃,原先只當飼養寵物般地逗弄新皇,竟漸漸放了真心,開始擔憂起小皇上單純無憂的個性了。

  這世代這麼黑暗,這朝廷這麼陰險,薛元深深體認到不好好保護自己的寶物是不行的,他得看緊了這頭橫衝直撞的小獅子,免得前有虎視眈眈的王爺,後有禍心包藏的竹馬,一不留神,就會被奪走姜佑身邊的位置。

  可他的身分總讓姜佑有著芥蒂,又碰上這不懂情愛為何物的少女,該如何讓她更全心全意地信賴他呢……

  不如,就讓她把自己給吃了吧?

  【下卷】帝心暗許

  登基後,姜佑一邊慶幸有薛元在身旁輔佐,她才能如此迅速掌握大局;一邊又著惱這薛掌印一天比一天嚴重的輕佻舉動真叫她吃不消。他明明是個太監,為啥她老覺得他比其他男子更有氣魄、更俊美無雙呢?

  真真是逆了天!

  雖然有薛元的幫助,許多事便能迎刃而解,姜佑卻也擔憂著凡事得靠別人的自己會讓一朝亂象蓬勃而生。與薛元的矛盾漸起,身分成了兩人之間至大的阻礙,明明情投意合,卻不得不為了彼此的心思猜測不已。

  眼見前路艱難,竟還有那臨川王不懷好意的挑撥,意圖不軌。姜佑要怎麼克服一切,才能讓心愛的「媳婦」成為名正言順的君后呢?

本書特色

  這是一個狐狸廠公養成傀儡皇帝,最後決定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故事。


  且看貌美如花的撩妹高手薛廠公如何一步步攻陷天真單純的活寶皇上!
  為了哄咱們的小女帝,他也是費盡心力了,還不能親親抱抱討個賞嗎?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七杯酒


  是熱愛幻想的雙魚座,喜歡構思和寫作,熱衷於在腦海裡和幻想出來的人物交朋友,善於用文字賦予角色生命,使人物在作者的筆下鮮活起來。覺得人生最大的享受就是吹著空調吃著零食在電腦前碼字,喜歡和讀者交流,更希望讀者能喜歡我筆下的人物。

繪者簡介

崆篌


  在下崆篌,鹹魚癌晚期,日常鹹魚翻身換個面煎,愛好涵蓋銀河系,喜歡挖坑,喜歡布袋戲,喜歡趴著睡覺。畫畫是這輩子最喜歡的事情,不過還沒有走很遠,摸爬滾打ing~微博id:圖畫完了嗎就刷微博(PS:就刷!
 

內容連載

宏德三十一年,皇宮。

「嗖」的一聲,一道利箭射了過來。

十五歲的張東正拉著十三歲的姜佑在內廷狂奔,險險地躲開射來的流矢,趁著無人注意,飛快躲進一片山石裡。山石上掛了好幾具屍體,蒼白模糊的臉,血從玲瓏精巧的太湖石上滴滴答答地流著,淺淺的一小灘,很快又滲進了泥土裡。

張東正忽然停下,重重地喘了幾聲,轉頭對著姜佑道:「殿下,咱們不能再往前走了,您看這兒……」他一指四周倒斃的屍體。

一場宮亂要去了許多人的性命,人死了就是死了,不管生前如何,都再沒了往日的尊卑體面,宮妃和奴才們頭挨頭腳對腳地躺在一塊兒,都披頭散髮,面上血淋淋的,不見往日的脂粉鉛華。

宮裡起了火,風起時捎來一星半點的焦糊味,一呼吸,那令人作嘔的味道就往鼻孔裡鑽。

張東正拉著姜佑的手裡沁出汗來,但還是低頭看了看腳下未凝固的血漬,「這麼多血……這血沒乾呢,這些人還沒死多久,可見殺他們的就在不遠處,咱們不能亂走,萬一撞上了,豈不是被人抓個正著?」他又咬著牙低罵一句:「趙權這亂臣賊子!」

平山王趙權掌齊朝兵權已久,對江山早起了覬覦心思,便向孝宗提親,替兒子求娶孝宗獨女──齊朝唯一的太子姜佑,他想著娶了太子作兒媳,便可兵不血刃的拿下大齊江山,可惜他聰明,孝宗也不傻,不光斷然拒絕,還對著趙權當庭直斥。

可惜孝宗沉痾已久,在上朝時病倒,一時間人心惶惶,趙權便趁著朝廷上下一片混亂的機會,打著清君側的名號,一路殺進皇城,不過一個時辰便宮門失守。

張東正是鎮國公的嫡長子,鎮國公府是已故張皇后的娘家,他是姜佑的表哥,姜佑對他的話還是信服的。她探頭望了望四周,見方才還纏鬥的士兵此時都散了,才轉頭問道:「咱們從長庚橋那邊過來,一路像沒頭蒼蠅似的,幸好沒遇到賊人,可接下來該往哪去?」

這時,不知從哪傳來一陣廝殺慘叫,讓兩人又是變了臉色,神情惶惶地對視。

趙權兵變事發突然,兩人又都沒在東宮好好待著,被趕得在宮裡沒頭沒腦地一通亂走,所幸沒和叛軍正面遇上。

張東正緊緊擰著眉頭,汗水從鬢髮裡滲出來,頓了會兒才道:「咱們往北走,先出了宮再說。」他說著甩開大步走,卻見姜佑站在原地默默看著他,不禁詫異道:「殿下,您怎麼了?」
商品資料由 博客來網路書店 所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