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咖啡

最後的咖啡
定價:250
NT $ 198 ~ 225
網路書店 類別 折扣 價格
  1. 新書
    79
    $198
  2. 新書
    79
    $198
  3. 新書
    79
    $198
  4. 新書
    79
    $198
  5. 新書
    79
    $198
  6. 新書
    9
    $225
  7. 新書
    9
    $225

最後的咖啡

 

內容簡介

  在轟炸下
  在恨如雨下喝咖啡
  唯一繼續持有
  且快樂有趣的事是,
  在他住宿的
  混凝土瓦礫間
  喝咖啡時
  水慢慢開始煮開,
  咖啡香味,
  使他
  感到幸福

  「在萬事平靜之前/最後的火焰燃燒著,
  煙慢慢熄滅,我的良知正在伸張,使我悲不自勝。」

  誠如詩人艾薇拉.辜柔維琪在自序內所言,「世界告訴我們,人類歷史不斷重複,沒有什麼改變。然而,在我們目前經驗的人類苦難歷史中,發生奇妙的事。」詩人能夠凝視在世界遭受到苦難的人民,顯示她立足在人道立場的基點,從事詩創作。

  《最後的咖啡》是第一本塞爾維亞詩人艾薇拉.辜柔維琪在台灣出版的著作,她的詩關懷世界人類的存在狀態,尤其是弱勢民族的悲慘困境,語句赤裸,沒有罪惡,也沒有悲傷,足見她的詩具有歷史意義和普世價值。全書收錄35首詩,中英文可前後參照,譯者李魁賢以他擅長的精煉文字重新詮釋,帶領讀者走入塞爾維亞的詩篇。

本書特色    

  ✽本書是第一本塞爾維亞詩人艾薇拉.辜柔維琪在台灣出版的著作,全書收錄35首詩,中英文可前後參照,見證詩集的歷史意義和普世價值。
  ✽著名詩人亦是本書譯者李魁賢,獲頒2016年奈姆•弗拉舍里文學獎,賦予桂冠詩人榮銜,並聘為詩歌節榮譽委員;2017年新科國家文藝獎得主。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艾薇拉.辜柔維琪(Elvira Kujovic)


  出生於塞爾維亞國新帕扎爾市(Novi Pazar),現住德國,以雙語寫作,有三個孩子。2013年開始寫詩,已出版兩本詩集。在義大利榮獲過詩獎。詩譯成許多語文,尤其是英文、義大利文、漢文、塞爾維亞文。2018年有英文、義大利文、漢文,以及德文新書將出版。

譯者簡介

李魁賢(Lee Kuei-shien)


  從事詩創作和翻譯逾半世紀,創作超過千首、翻譯五千首,獲國家文藝獎、吳濁流新詩獎、巫永福評論獎、賴和文學獎、榮後台灣詩人獎、台灣新文學貢獻獎、行政院文化獎、吳三連獎文學獎、真理大學台灣文學家牛津獎,另獲韓國、印度、蒙古、美國等頒予多項國際詩獎。
 
 

目錄

自序 Preface

可能是最後的咖啡 It could be the last coffee
敘利亞在哭泣 Syria is crying
最後的火焰 The last flame
你偷我 You stole me
我聽到他們的話 I have listened to their words
無人幫助 Nobody Helps
真理 The truth
灰心 Lost hearts
風在旋轉 The wind whirls
人在哪裡 Where are the people
其他人 Other people
邪念回收者 Recyclers of evil
寫給敘利亞來的年輕人 Written for the young man from Syria
純真的照片 The photo of innocence
我們的信 Our letters
吠 Barking
科隆猶太人公墓 Jewish cemetery in Köln
明天的夢想 The dream of tomorrow
戰友 War friend
悲傷 The sadness
死於心臟手術 Died at heart surgery
存在的混沌 Existential chaos
夢 Dream
彩虹暗藏自己 Hide yourself rainbow
同樣顫抖驚醒我們 The same shiver awakes us
我們 We
人生 Life
祕密 Secret
死神來臨 Death is coming
我已忘掉你 I forgot you
為我們 For us
沉默 The silence
瑪麗亞的眼睛 Maria’s eyes
在墓地 At the cemetery
今晨我心逃逸 This morning my heart fled

關於詩人 About the Poet
關於譯者 About the Translator
 
 

自序

艾薇拉.辜柔維琪 Elvira Kujovic


  親愛的讀者,你還沒有讀另外一本書,我能對你說什麼呢?
  也許只是我獨特的一些相關資料,也許不是,但對你們有些人來說,應該很熟悉。

  我想像得到,有許多人在同一天出生,所以我也希望那些人和我一樣,心裡懷著同樣的愛。
  這本書裡有我的心,連同我的心靈。
  讀這本書時,你當會瞭解我赤裸的心。
  赤裸裸,沒有羞恥,沒有罪惡,沒有悲傷,因為我的心從未犯過錯。犯錯的是,我的舌頭。

  世界告訴我們,人類歷史不斷重複,沒有什麼改變。
  然而,在我們目前經驗的人類苦難歷史中,發生奇妙的事。
  人們彼此愈來愈接近。
  感謝現代科技和社會媒體,他們日復一日,互相交談,從世界一個角落到另一個角落。

  此舉為我們打開新的大門,給予我們新希望。
  為我們彼此開啟心胸。人們彼此以愛進入心靈。偏見融化……
  儘管技術高度發展,人性道德和倫理卻一再墜落到無法容許的程度。
  我的書是告誡和提醒我們是誰。一個偉大的文明。我的書是人性善良及其存在的證明。

  親愛的讀者,我始終與你同在。親愛的讀者,我愛你們。
 
 

內容連載

【可能是最後的咖啡】

馬哈穆德.德維希
在轟炸下
在恨如雨下喝咖啡
唯一繼續持有
且快樂有趣的事是,
在他住宿的
混凝土瓦礫間
喝咖啡時
水慢慢開始煮開,
咖啡香味,
使他
感到幸福
這日子,
永遠
不會回來。
不再啦,
但他總是在
咖啡裡回味這些日子。
他甚至想
要做最後一件事
用炸彈
把他製成碎肉。

───

【It could be the last coffee】

Mahmud Dervish drank his coffee
under the bombardment
under the rain of hatred
but the only thing he still had
and what was his pleasure and fun,
was drinking of coffee
between the concrete ruin
in which he lived,
the water that slowly began to boil
and the smell of coffee,
which reminded him
of the happiness
and the days
which will never
came back,
never again,
but he always found
those days in his coffee.
Even wanted it to be
the last thing he had,
while the bombs
of him the mince made.

───

【敘利亞在哭泣】

如果我是老鷹
寬寬闊闊的翅膀
會帶我到那
沒有人想去的地方。
在那裡,每天早上黑暗如夜。
男人殘殺男人,男人呀。
淚流成河
血比各地還要紅。
孩子在哭父
母親在哭兒。
哲人為真理而哭泣
沒有人和和氣氣
或有好心情離開那裡。
大馬士革玫瑰不再芬芳
戀人也不會為愛嘆息。
靜靜的多馬之門*,
已毀於一旦。
那裡曾經是人民彼此
約會談情說愛地方,
門沒啦,再也沒有啦。
人民不見啦
他們都走掉啦。
無人找得到地方約會。
無人在清真寺
甚至在教堂裡禱告。
人的自尊被踐踏
傷不到任何人。
那裡有美目灰白
埋在土裡。
但我想去那裡
通過無人的街道
我想走到那裡
唱歌和祈禱。
請不要互相殘殺
請不要再殺我們。
請回家吧孩子,
因為沒有你
你母親
就心死了。
因為玫瑰
無刺就不能存在。
而你一定知道
最好是死在自家
門口
握著可愛的手,
勝於死在
異地。
敘利亞在哭泣
請回家吧,
失去孩子會傷害我
傷到我自己的心。

*註:多馬之門(Bab Tuma)是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古城牆上的一座城門,也是早期基督教的地理地標,取名自耶穌十二門徒之一多馬。